安全阀作用完胜第一场 第十六章-十月未央

完胜第一场 第十六章-十月未央

在去往聚英阁的路上,戚沐九从傅乾和度亦琛口中大致了解到聚英阁的一些情况。
聚英阁,顾名思义落雁泓,即汇聚人才的地方。同聚英阁相类似的场所,盛京城大大小小有十多处,但兴办得有声有色、名副其实且影响深远的,非聚英阁莫属。
聚英阁广纳天下有识之士,龙一仪对象不只限龙渊本国,整个云州大陆的各国人才皆可来此展示个人才能,并与参赛者一较高下。
三国时曹操为一统中原,就曾在天下发布唯才是举的求贤令,并命杨修于每月初主持月旦评,以吸纳各地治国英才启遨t1。
此处的聚英阁,吸引人才的初衷虽不是旨于治国安邦,却也是能够促进各国文化交流与语言共通的一个绝佳场所。
朝廷虽未布告明言,却也明里暗里地关注这里的一举一动,若真有不可多得的明珠在此大放异彩,朝廷也不会视而不见。
戚沐九三人进入聚英阁时,阁内人声鼎沸,一派喧闹景象。
五个楼层人满为患,几乎看不到多余的空位。每个楼层的隔间都用若有似无的纱帘遮挡,他人看不到帘内之人的举止模样。
戚沐九随傅乾和度亦琛拾阶而上,从上往下可以看到有人在一楼一隅设了赌局,吆喝着蜂拥而上的人群赌谁押谁。
待他们上了五楼落座于一个格间时,戚沐九便心下觉得傅乾这家伙不光有钱,还很有势,否则刚刚在楼下那么多人排着队都入不了门口张辛怡,而他们一到,负责接待的管事二话不说便将他们引至五楼。
戚沐九不禁感叹,有钱有势就是办事方便,她这算是顺带沾光了。
刚坐定,茶果、点心、美酒便陆续上桌。
戚沐九饮了几口热茶,不由望向纱帘之外。
他们进来时,诗歌对弈环节开始了将近半个时辰,现场气氛早已嗨到热火朝天。
只听三楼一格子间传出一道男声:“湘妃危立冻蛟龙,海月冷挂珊瑚枝。丑怪惊人能妩媚,断魂只有晓寒知。”
接着二楼一格子间一道男声应战道:“梅花得意占群芳,雪后追寻笑我忙。折取一枝悬竹杖,归来随路有清香。”
……
……
“无事不寻梅,得梅归去来小森美果。雪深春尚浅,一半到家开孙镇业。”
“万树寒无色,南枝独有花。香闻流水处,影落野人家。”
话落片刻,便有台中央的裁判当场宣布:第一局五楼蓝带胜出。
戚沐九这才发现马文仲,从二楼到五楼,所有格子间外面廊柱上都挂着一条缎带作为标记,缎带分别为黄、绿、蓝、红四种颜色。
她注意到他们这个格子的缎带为红色,再看看刚刚胜出的对面蓝带以及左右两旁的黄带和绿带,心下便已了然。
从二层到五层,每层各有四个格子,每个格子四种不同颜色。
戚沐九边嗑瓜子儿边望着对面蓝带的动静,只见两个小厮和两个婢女各立左右,一副与有荣焉的趾高气昂模样。
“瞧他们一副得意忘形尾巴翘天的嘚瑟样儿,小爷我看着就扎眼。阿度,我们要不要挫挫他们的锐气?”
傅乾话音刚落,便听台中央的裁判对三楼一格子间的绿带说道:“你们是继续比赛咏梅,还是另起主题?”
“继续咏梅。”
原来是三楼的绿带向对面的蓝带发起挑战了。
“好,那么第二局现在正式开始,比赛主题仍是梅花。”
裁判话音刚落,便听到刚刚的绿带轻吟道:“姑射仙人冰雪肤,昔年伴我向西湖。别来羌管无人见,无数梅花落野乔。”
接着便是傅乾口中嘚瑟得不得了的对面蓝带:“问道梅花坼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
……
……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戚沐九听罢,和度亦琛同时望向身旁的傅乾,这家伙终是按捺不住了。
于是二人相视一笑安全阀作用,用同是鼓励的眼神对傅乾示以支持,而后三人极有默契地同时望向对面。
只见对面又出招了,“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钢骨空,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音落,整个聚英阁便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傅乾气哼哼地斜依在一旁银龙的黎明,随手往嘴里塞了一块点心大口咀嚼着,就好像啃啮着对面的蓝带。
就连度亦琛的眉间也闪过几丝不易察觉的微蹙。
戚沐九见状,吃完最后一口香酥鸡,浅饮了半杯美酒,待掌声平复后便出声道:
“风雨送春归诺瑞玛,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如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语落,现场先是一阵长时间的静默,而后便爆发出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衰。
戚沐九转身看着展颜而笑的二人,一种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陆游与毛泽东笔下的梅花虽都是赞颂梅花身处逆境而矢志不渝的崇高品格,但毛泽东的一句“她在丛中笑”却饱含了词人对未来充满信心与乐观的不屈精神,将在经历了严寒霜冻之后以胜利者姿态傲然挺立的阳光形象完全展现出来,给人以一种豁然冰释的明媚之感李诩君,陆游笔下梅花的寂寞凄苦之阴霾之感顿时被一个“笑”字一扫而空,听来是何等的洒脱畅快。
故而,这一局由戚沐九三人的红带胜出。于是,三人乘胜追击,在第三局的对敌作战中以三局两胜的战果完胜对面的蓝带。
裁判还未结束判词,对面格子间的对战之人便突然掀帘而出,于气恼愤恨间显露真容于众人面前。
“呦!原来是位才色俱佳的小娘子呀…”
戚沐九三人闻声从暗处望向对面,这一看言咒师,戚沐九便顿时僵在了原地,怎么会是她?
归砚城被龙渊军攻陷前的半个月内她便消失不见正味记,逃离归砚城之后她亦没有找寻到她的任何踪迹。
现在她突然出现在这里,那么他呢?是不是也一道来了龙渊?毕竟他们可是“名义”上形影不离的师兄妹。
戚沐九冷笑一声,不由想到过往的种种美好,想到被最信任之人背叛的可能,再想到西凉国破前后的种种蹊跷,她那一腔满是复国之仇的恨便再也按压不住。
该是查个水落石出的时候了…
前情回顾
第十五章 墟市一条街